客服热线 0371-66668282 66666262

职场资讯

微信看资讯

企业管理制度

服务外包增长遇到的阻碍:人才缺税费高

2016/1/22 15:46:00 45

  外需不振,货物贸易出口增速下滑,服务贸易尤其是服务外包产业,却始终保持着两位数的增长态势。在“十二五”前四年间,中国的服务外包业保持着快速增长,服务外包行业的执行金额从198亿美元跃至813.4亿美元,成为全球仅次于印度的第二大服务外包大国,但去年却出现增速放缓的态势,业内人士指出,缺少高技术人才和税费压力成为服务外包业发展急需解决的问题。

服务外包业增速放缓,但还可以保持10%左右的增长

  雪佛兰和奇瑞把车型设计委托给外部设计厂商进行;国家开发银行委托惠普对其下属机构台式机和主机提供维修管理等IT服务;美国电脑软件企业每年把几十亿美元软件编程工作分配给印度工程师完成,香港银行则把数据输入和电话呼叫工作转移给深圳服务公司提供。这些商务现象有一个共同名称:服务外包。

  服务外包是指企业将其非核心的业务外包出去,利用外部最优秀的专业化团队来承接其业务,从而使其专注核心业务,达到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和对环境应变能力的一种管理模式。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特别是互联网的普遍存在及广泛应用,服务外包得到蓬勃发展。从美国到英国,从欧洲到亚洲,无论是中小企业还是跨国公司,都把自己有限的资源集中于公司的核心能力上而将其余业务交给外部专业公司。但在中国,服务外包还是一个新兴产业。

  “总体来看,服务外包发展还是比较快。2014年服务外包合同额首次超过1000亿美元。”对于近几年服务外包业的发展状况,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王晓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

  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企业承接服务外包执行金额813.4亿美元,同比增长27.4%。其中,承接离岸执行金额559.2亿美元,同比增长23.1%。“服务外包增速超过了服务贸易的增速,当然也远远超过了货物贸易的增速。”王晓红表示,这样的增速还是可圈可点,令人满意的。

  从产业结构来看,中国的服务外包业正逐步向中高端产业链攀升。目前,服务外包业主要以信息技术服务外包(ITO)为主,“但近几年,业务流程外包(BPO)和知识流程外包(KPO),尤其是KPO,这种包括设计、研发等知识密集型的服务外包增长非常快,还有,金融业服务外包等产品也发展迅速。”王晓红指出。

  未来,服务外包业的增长潜力仍然会超过货物贸易。当然,整个国际经济环境低迷的形势下,服务外包业也不可能独善其身。“金融危机过后,欧美市场复苏缓慢,一些国家倡导制造业和服务业回流,服务外包业可能逐步转移回这些国家。因此,‘十三五’期间,服务外包业或告别高增长,但新技术、新业态的出现,比如互联网工程与服务外包关系密切,会释放大量的服务外包需求。因此,我认为,服务外包业会在一个比较平缓的区间内增长,10%左右的增长应该能保证。”王晓红说。

不宜再采用印度模式

  尽管中国已成为仅次于印度的第二大服务外包大国,但还并不是强国。王晓红告诉记者:“中国的服务外包业起步晚,企业规模不够大,大企业少,多是中小企业,承接国际上外包大单的能力弱,国际竞争力也不强。”

  2014年,中国服务外包产业增速虽快于印度近10个百分点,但从比重来看,印度占了全球IT外包市场份额的55%,中国仅占全球28%的市场份额,“与印度相比,还是有差距的。”印度Zensar Technologies在华下属企业、仁卅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CEO宋孔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印度的IT外包服务产值占了印度GDP9.5%,是印度的支柱产业。而中国的服务外包业还不能算是支柱产业,中国缺少印度塔塔咨询(TCS)那样的大公司,中国外包企业数量多、规模小,而印度有些企业已达到十几万、二十几万人的规模,排名靠前的11家公司就占了整个印度IT收入的40%以上,而中国最大的服务外包企业之一文思海辉合并后才2.8万多人。

  另外,一些大型项目往往需要全球化实施,而中国服务外包企业国际经验和交付能力相对缺乏,而印度企业比较掌控自如,印度企业在全球75个国家建立了580个交付中心。还有,中国大量服务外包企业在服务外包价值链的底端徘徊,“去年中国的服务外包业雇用的劳动力比印度多,但服务外包合同执行额却只为印度的60%。”宋孔尧指出。

  那么如何缩小与印度的差距?长期以来,中国的服务外包业一直在用“印度模式”追赶印度,即欧美接单,印度交付的离岸模式,这会与印度差距越来越远。宋孔尧认为,“我们要更完整地认识服务外包,应在开拓离岸业务的同时,也要重视国内外包市场。中国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服务外包市场,特别是‘互联网+’给中国服务外包产业带来了巨大的机会,这个和印度有很大的差别。”

  另外,政府应对在岸的服务外包提供相应的政策支持。长期以来服务外包部门,政府对离岸外包业务比较重视,提供了一系列免增值税等优惠政策,但对在岸的外包业务支持确实是比较少的。

  还有,在印度IT外包产业的发展过程中,NASSCOM作为印度IT产业的“市场部”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中国服务外包产业也可以借鉴成立全国性的行业组织来推广“中国服务”。

  最后,配合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中国服务外包企业随着产能和资本的输出走出去,提供配套的外包服务。

缺少领军人才,税费过高

  目前中国服务外包产业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一是人才稳定性差,流动性频繁,缺少领军人才和高技术人才,没有领军人才拿不到大单。二是劳动力成本急剧上升。”王晓红在北京的中关村调研时发现,很多服务外包企业向她反映了这两点问题,“这个行业员工稳定性差,目前从事服务外包业多数是大学生,二、三城市工资低,多数大学生到北上广谋职,市场经济决定大学生随行就市,容易跳槽。”

人力资源服务外包

  值得关注的是,对服务外包业影响比较大的就是劳动力成本急剧上升,导致企业盈利下降。“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已远远超过邻国印度。相比印度,我们的离岸外包已没有太多的优势。”宋孔尧说。“社会福利保障费用缴纳比重太高了,企业真不敢给员工涨工资了。”

  中国服务外包行业的领航者,原北京服务外包企业协会理事长曲玲年告诉记者,“目前中国服务外包业的劳动力成本已经与美国、日本不相上下了,企业已经不堪重负了。”

  对于服务外包业遇到的问题,国家和企业该怎么办?宋孔尧建议,政府确实需要认真考虑帮助企业降低运营成本,降费减税,使中国服务外包产业更具活力和竞争力。“比如,五险一金等社保费用支出过高,而且每年都在涨。以上海为例,五险一金比例高达工资的42%。”宋孔尧指出。

  而企业层面,一是需要调整业务结构,走向价值链的高端,提供更有附加值的服务。二是适当地将一些开发工作向二、三线城市转移以降低成本压力。

标签
分享到:

服务外包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