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 0371-66668282 66666262

职场资讯

微信看资讯

企业动态

企业家和经理人,一对谁也离不开谁的冤家

2015/9/30 19:10:00 51

读到尼科什·阿罗拉(Nikesh Arora)的新闻,我同情他,因为他是一个出卖自由的富人。但是如果有人愿意出这么高的价格,我或许也会考虑出卖我的自由。是的,至少我会考虑。

自由有价

阿罗拉出生在印度,后在美国东北大学读MBA,娶印度商界世家撒帕尔家族之女阿耶莎·撒帕尔(Ayesha Thapar)为妻。他曾任T-Mobile首席营销官,主管过谷歌的全球销售团队。2014年8月,他放弃了谷歌5000万美元以上的年薪,跳槽到软银。孙正义挖得动阿罗拉,除了更加优厚的待遇,还有仅次于孙正义的地位。

据英国《金融时报》记者穆拉德·艾哈迈德(Kana Inagaki)撰文,“和孙正义共事的一个困难之处是要忍受疯狂的工作时间……需要准备好在一天24小时的任何时间点接到孙正义的电话”。而阿罗拉的态度是:“我妻子不介意(孙正义)在睡觉前和起床后打电话给我。”

钱和权势如此重要,以至于阿罗拉愿意放弃生活质量,一周7天,一天24小时待命?一个随时可以被骚扰、没有自己时间的人,实质上等于奴隶。天真的你不禁要问:有了这么多钱,都财务自由了,还要卖身吗?

如果孙正义给你这样的待遇,你会牺牲自己的“自由人”身份吗?如果这种牺牲是终生的,我相信大多数富人不愿意;如果这种牺牲是暂时的,我相信大多数人愿意。问题是,你的自由是否有人买,能否卖个好价钱?

在联想这个柳传志引以为荣的“没有家族的家族企业”里面,柳传志曾经当众把杨元庆骂哭,柳传志说,杨元庆是他生命的一部分。柳与杨的关系近似父子但绝非父子。

正如柳传志所言,儿子不管做了什么,骂一顿后还是儿子;但是杨元庆如果违反了基本原则,柳传志就认为两人的关系失去了基础。所以,杨元庆“享受”了严父给予的待遇,但实质上他与柳传志的关系仍然是职业经理人与企业家的关系。说句不好听的话:他受的是儿子的罪,却没有儿子的权益。

职业经理人是这样一群人:他们渴望过“人上人”的尊严生活,但没有创业所必需的赌徒式的勇敢,或者也缺少忍受朝不保夕、跌宕起伏的大盈大亏的心理能力。所以,众多不缺钱的人宁愿打工。久为人下,他们成了职业经理人,而少数勇者,百折不挠赌一把、赌两把、赌三把,极少数的成功者就成了大大小小的企业家。企业家和经理人,是一对儿谁也离不开谁的冤家。

君子和小人

杨董是一家计划上市的高科技医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马总是一家国际知名医药公司的销售总监。由于组织调整和市场不景气等因素,马总决定加入杨董的公司。

研发出身的杨董对于马总的加盟激动万分。多年来,公司虽然产品领先,但由于销售的软肋,市场拓展一筹莫展。杨董深知马总凭借自身的团队领导力、销售能力和现有客户关系,完全有望快速打破僵局。但这毕竟只是一种可能性,所以他为马总开出的薪酬标准不高,但是其中的股权激励吸引了马总。

一方面,杨董在第一时间就为马总施展拳脚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包括办公室、助理、前任的工作交接、工作邮箱、名片。而实际上,马总正式入职之前就已经在为杨董的公司奔波了。入职之后不到半个月,马总就不负众望,拿下三大客户,势如破竹。然而,另一方面,股权激励协议迟迟未能落实到文字。马总不免有些失落,所以主动提起,杨董推说最近太忙。

我对此事的评价:杨董自私,马总单纯。看看杨董的行为,他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再忙也不耽误,雷厉风行;而对马总有利的事却一拖再拖。这往好了说,是不为他人着想;往坏了说,就是耍流氓。至于马总,你本来就对底薪不满,全指望股权激励;合同都没签就披荆斩棘开拓市场,你要是完全放得下,也是情愿。偏偏又放不下股权激励这个说说而已、还没画成的饼,不是单纯又是什么呢?往轻了说你是信任,往重了说就是傻。

企业家与职业经理人的恩恩怨怨,总结下来无非两种模式:先君子后小人,最后以斤斤计较而分道扬镳;先小人后君子,往往能以君子之交而共进退。

先做“小人”,就是事先要讲好条件,讨价还价一番,出卖身心的职业经理人觉得值得卖,收买身心的企业家觉得值得买。空口无凭,立字为证。如果不先做“小人”,大家往往连做君子的机会都没有了。

先做君子,就是基于信任的互相忽悠。我的朋友张三和李四合伙做生意,其中一位开了个公司,邀请另一位加入,两人谈理想谈愿景一拍即合。合伙两年,李四一直以为自己有25%的股权,两年之后突然发现,自己一分钱的股份都没有,是个实实在在的打工者。两人从此决裂。

现在管理学界弘扬感召式领导力(transformational leadership),贬抑交易式领导力(transactionalleadership),这对于重道德轻契约的传统社会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添乱。我不得不对企业家大声说:不做公平交易的感召都是耍流氓。

多年做企业家教练的张伟俊说得好:“你(老板)不分享(财富和权力),他(下属)不分担(责任和风险)。”耍流氓的结果,不是你赢他输,而是双输。

儒家思想结合共产主义道德教育,让我们这些人习惯于“先君子,后小人”,而不愿“先小人,后君子”。道德的本质是利他,而人的本性是利己。道德的最高境界是大公无私,舍身取义;其次是先公后私,先人后己;最低境界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以最高境界要求一般人,结果就是造就大批伪君子;如果以最低境界要求一般人,才能造就大批公民。

懂事就是懂人

董事长懂事儿,企业格调就高。懂事儿就是懂人,懂人就是懂市场,懂人才可能尊重人。企业家如果不尊重经理人的时间,不换位思考经理人的利益,甚至颐指气使,喜怒无常,那么企业留下的那批人要么是奴才,要么是忍辱负重的谋略家,一旦得势,更令人忧虑。

以自我为中心的企业家不理解,为什么员工甚至高管不能像自己那样有激情地工作?这是一种四岁前的儿童心理,因为四岁以上的儿童就会换位思考了。这种现象是一种精神分析学派称为倒退(regression)的自我防卫机制。一般来讲,倒退的原因是挫折。如此看来,位高权重也让人心理倒退。

在我看来,员工没有激情很正常。企业家的激情是发自内心的,他们把身家性命压在企业上,寝食不安,昼思夜想,甚至牺牲健康。这跟理想情怀无关,就像炒股的人盯着日线周线两眼发直一样。但要求员工有激情?难。即便是全员持股,也还有个比例问题,你也不能指望普通员工有企业家那样的激情。

基于刻板印象,企业家常常认为职业经理人缺乏主人翁意识,斤斤计较待遇,求稳不愿冒风险,见异思迁。有的企业家甚至宁愿用一个忠诚的庸人,也不愿用一个为自己精打细算的能人。他们希望发一分钱工资,就榨出一块钱的价值。这无可厚非,但必须停止像四岁前儿童那样思考。

职业经理人要职业。什么叫职业?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是最起码的职业操守。一个职业化的经理人,一定会把自己的声誉看得比钱财更重要,反过来,就是不要脸。当一个经理人不能兑现自己的业绩承诺时,要么自降年薪,做出负荆请罪的姿态;要么引咎辞职,以免耽误企业发展的机会。

一个经理人是否职业,看一前一后:在入职前的一个月内不吹牛,在决定离职后的一个月内仍然努力工作。那种入职之前一个月拍胸脯夸海口,临走之前一个月里留下一大堆问题的经理人,最不职业。相见恨晚的开始,往往预示着不共戴天的结束。

你的无底洞在哪里

我前老板的秘书离职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前老板在工作时间之外打电话跟她讨论工作。她告诉我,前老板工作时间外的一个电话,甚至只是他工作时间外打电话的可能性,就足以毁了她的个人生活。

我大学时代的某一任班主任,获得博士学位后在一家著名科研机构任研究员,在与一家跨国公司合作研究期间被这家公司看中,邀请她过去当高管,并开出了优厚的条件。她婉言拒绝了,因为她知道她要的是什么。

知道自己要什么,并不容易。当一个人因缺钱而无法保持基本物质生活水准的时候,他以为钱很重要。但当他有了足够的收入,满足了一定水准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之后,还对挣钱乐此不疲,那他是真的爱钱。前文提到的阿罗拉就是这样的人。他愿意为了更多的财富和更高的地位而忍受7×24的待命。

有人的无底洞是名,有人的无底洞是利,有人的无底洞是性,有人的无底洞是爱,有人的无底洞是真理,有人的无底洞是灵魂归宿……除非你无欲无求,知足常乐,否则,找到自己的难填欲壑,花一辈子的时间填它,也是一种人生意义。你的欲壑是什么?

这是我的欲壑理论。如果你的难填欲壑不是财富和权势,其实你不必在组织阶梯上爬得太高。

标签
分享到:

企业家 经理人